[原创]对每一个细节的简单分析

作者:bowknot.wordpress.com

在影片刚开始,在镜头还没有拍到琪琪的时候,可以看到风还是比较大的,云的飘动和草的快速摆动可以说明风的大,但仔细看却发现前背景中的几棵树却纹丝不动,虽然这可以解释为资金有限或者干脆就是背景太远树动了你也看不出来,但表现树的动却可以增加观赏性。

琪琪的脚步非常轻快,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大家有心的话可以看到结过婚的女性脚步都是踢踏踢踏的,根本没有小女孩走路的那种轻快。

琪琪一开始并没有从正门进,从在窗户外直接和妈妈和打招呼,到对拿爸爸的收音机满不在乎对婆婆的歉身问好再到对妈妈的担心不屑一顾而顶嘴,顺时就把一个又爱懂礼貌又爱顶嘴的淘气形象初步展现出来,让人忍俊不禁。在处理这一段时,宫崎骏并不拖泥带水,人物动作干脆利索。

其实妈妈对于琪琪离家去外地修炼并不放心,但婆婆的回答就是时代在变,人也会变。妈妈说制药的方法只有到她这一代了,想想看琪琪也不一定会继承妈妈的制药技术,每个人都在变。

琪琪毕竟还是个孩子,对于离家去远行很是向往,但她没有想过,这究竟是去生活,不是去旅行游玩,没有充分的准备,仅靠琪琪的一时头脑发热终究会遇到挫折的。

如果你有兴趣,那么看看一个普通女孩的房间是怎样布置的会很有趣,虽然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见到。我对这里的一个最大的疑问就是,枕头为什么没有
和毛绒玩具放在一起?女孩在睡觉时往往会楼着玩具,会替玩具熊盖被子,怕它“着凉”,但是这里玩具却并没有很枕头放在一起,令人奇怪,这是我多虑了?还有
布娃娃和狗狗居然也是脏兮兮的。

虽然我们男生永远不可能明白女孩子的那些瓶瓶罐罐里都装着些什么,但猜一猜也是很有趣的:棕色瓶盖的那个小瓶子可能是指甲油,白色纸袋包装的那个可
能是爽身粉,粉红色瓶子里装的是香波,布袋里装着假的玩具相链和手镯,方格盒子里装的一定是剪刀和针线。呵呵,不知道宫崎骏当时是怎样考虑每一个小东西
的。琪琪后来在妈妈的要求下换了身黑色的连衣裙,琪琪其实并不喜欢,说黑猫加上黑衣是漆黑一片,每一个女孩当然都想穿上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在这里我有一
个疑问,片中的琪琪为什么穿的是深紫色而不是黑色的连衣裙?我认为可能是黑色如果放在片中可能不好看,所以换成了更协调的深紫色。

妈妈的话诠释着人不能光看外表,内心的纯洁也是十分重要的,当然啦,微笑也是必不可少的。

当琪琪要求爸爸像小时候一样把她抱起来的时候,爸爸一开始却没有成功,是啊,琪琪变高了、变重了,长大就是这么快。爸爸的一句话很重要,如果觉得生
活困难就回来,外面的生活并不容易,但这里是最温暖的家!我这里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爸爸妈妈没有和琪琪说应该怎样在外面去生活,毕竟琪琪还没有生存手
段,也没有问琪琪为什么这么急着走。当然,如果讲了,这片子也就太理性而演不下去了,呵呵。

琪琪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种什么都听爸爸妈妈话的年龄了,每一个孩子到了这个年龄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比包括父母、老师等等。琪琪自己做扫帚希望得
到妈妈的肯定,但妈妈说她的大扫帚更稳定,这是因为妈妈已经是过来人,她的人生经验可以帮助琪琪更好的克服生活中的困难。在这里婆婆的话也很重要,琪琪在
外地可以自己做扫帚,但不要当面伤妈妈的心,这么做既可以不伤妈妈的心,又可以在别人面前保全琪琪的小虚荣心。在琪琪刚起飞时的背景中的爸爸妈妈表情竟然
如此呆板,就算资金再怎么紧张,这个时候也必须仔细刻画爸爸妈妈告别琪琪的表情!

琪琪在飞行的过程中还兴奋地开着收音机,她还根本不知道前面的路如何走,以至于前辈魔女在问她有什么技能时竟然张口结舌无以回答。在前辈魔女走后天
空下起了大雨,琪琪大骂天气预报不准,这也只是第一个小挫折而已,人生也和天气一样,是没有什么准确性可言的,人必须随时接受人生的“暴风雨”。

在分镜集里有琪琪脱鞋的镜头,但为什么影片中却没有了,如果是有意去掉的,那么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宫崎骏认为琪琪扔鞋子的动作过于夸张,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动作可能会对琪琪的个人评价造成负面影响。

琪琪错误地认为城市也和乡村一样,只要简单的懂礼貌问好就行了,但城市毕竟是城市,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太多的人,很难对一个陌生人有太多的关心。
在这里有一个小“幽默”,车身上有“吉卜力”字样,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种“幽默”。如果说在琪琪的房间里有龙猫的玩具是幽默的话,那么车身的幽默根本不
能算是幽默。

琪琪对蜻蜓的好心并不领情,甚至冷漠地回复,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琪琪对一个喜欢自我介绍的男孩的反感,而是刚被警察训斥过,正在气头上,谁和她讲话
她都会翻脸。在后来琪琪看见了警车就立即起身离开可能有人会认为是琪琪没有听警察先生的话逃掉了现在不想再被警察找到,我认为理由应该更深层次。比如一些
女孩在工作生活中很可能会因为一些别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小事而翻脸,会让你有点莫名其妙,她们会想当然的保守住她们的“尊严”。被警察训斥这在普通人看
来是一件很小的事,而在琪琪看来很可能是非常丢脸的。我这么说可能把琪琪说的有点歇斯底里,但我确实不知道宫崎骏是怎样看待这一段的。

琪琪原打算住小旅馆,但现实让她不得不低头,其实就算给她住,琪琪又能住几天?她靠什么来付房钱呢?

接下来从琪琪碰到面包店苏诺太太到留琪琪过夜这一段我认为处理得有些问题。首先一个母亲要把婴儿车推下这么多级台阶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而且这个母
亲居然连婴儿奶嘴也会忘记拿?也许可以这么讲,这位母亲来到面包店来买面包,但婴儿临时饿了,母亲没有办法就在面包店借点牛奶喂饱了孩子,但走时却忘了拿
奶嘴。看看,多么粗心的一位母亲啊,居然抱着婴儿车都下了这么多台阶,还没看见婴儿的奶嘴忘了。如果说其他东西忘记拿了还好理解,但奶嘴这个对于孩子最重
要的东西居然没看见?还有就是苏诺太太家就正好有间空房间?我当时看这部片子时我认为琪琪就这样找到房子住未免也太简单太快了吧?后来我在原画集中看到原
来宫崎骏最先确实设想琪琪头一天因找不到房子住而在外面过了一夜的。看来我和宫崎骏把问题都想到一块了,只是影片只有一个多小时,如果让琪琪在外面过夜,
这后面的故事没法演,两个小时也打不住。而最让人不理解的是这一家居然还是“阴盛阳衰”的典型,一个大男人居然生活中没有几句话,全都是妻子在照顾琪琪,
当然这可以理解为琪琪和苏诺太太都是女性,如果让一个大男人来关心和照顾琪琪就会显得很尴尬,但这个“顶梁柱”能不能多点阳刚气呢?真的有必要把一个男人
设置成木纳的样子?是否过分了点?再看琪琪,从刚进面包店的快步跟苏诺太太进后间到第二天晚上看到苏诺先生做个招牌才和苏诺先生亲热这一段时间,他们之间
就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这是否合理呢?想说琪琪的性格本身就不太喜欢和男性交往还是想说不这样做影片就演不下去了?

在第二天清晨琪琪从醒后看到这是在苏诺太太的家到有尿意而起身上厕所,先开一个门缝看外面再轻轻下下楼,上过厕所以后飞奔上楼,应该说这段描写的非
常细致入微,宫崎骏应该是是仔细揣摩过的。我有一点不明白,琪琪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的出来并在苏诺先生刚打开门时惊慌失措立即关上厕所门,这段我当时始终没
能弄明白,我以前的解释是这里地处欧洲,而欧洲很早以前包括现在都有女性不穿内裤的习惯,或者说社会现代化了没有这种现象,但琪琪本身还是一个小女孩,如
果就这样穿着睡衣和男性见面未免太尴尬了。

在苏诺太太刚决定让琪琪长住下去的时候,琪琪把手放在胸前表现出非常的开心,这里有点疑问,琪琪是回答的什么?DVD的字幕是“真的?”,而漫画书上写的是“真开心!”。显然“真的?”更好些,有惊讶之意。

琪琪一开始肯定很卖力地帮苏诺太太干活,但小孩子毕竟还是小孩子,在后面的那个庸懒的下午,琪琪就忍不住了,只想着自己的“业务”,很是有趣。

在去超市的路上被时髦女孩斥责为“土”,宫崎骏巧妙的利用了橱窗镜子来展现琪琪对自己衣服的不满意,这种手法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很常见。某著名的漫画
家就曾利用镜子里的图像的变化来表现一个女孩的成长过程是多么的轻松有趣。在超市里琪琪自然自然要买一大堆东西,生活嘛,本来就不是件轻松的事。蜂蜜、牛
奶、麦片、苹果,吉吉的卡通杯,还有吐司和香波,都是些普通的东西。在这里如果我是宫崎骏,我可能会把收营员画成一个高个的穿戴时尚一些的女性,另外对于
找给琪琪的零钱也应该是那种更加随意和不在乎的动作。琪琪看到了大减价的鞋子,但是买生活用品已经花了很多钱,再买鞋子估计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在邻居想让琪琪送货时,琪琪居然连价格表都没能提供出,不过还好,地图没有忘记买,呵呵。吉吉问为什么要飞这么高时琪琪的回答是不想让警察抓到,应
该说不让警察抓到是一个原因,另外也要看城市面貌好确定方位,当然,兴奋而飞高也应该是原因之一。也许是琪琪太兴奋了,自认为生活很简单,结果玩具猫的丢
失就立刻给了琪琪一个下马威。

欧丝娜并没有白给琪琪缝玩具,而是让琪琪也帮自己刷地,这有点好笑,却又不好笑,这就和苏诺太太让琪琪帮自己看店就不收房租一样是一种利益交换,这
也体现了日本的等价交换原则,至于让琪琪刷地只是意思意思而已,看看琪琪的品质罢了。如果你常看日本的一些文章就会发现这种事在日本实在是太常见了。

我比较喜欢琪琪在重逢后拥抱吉吉的一瞬间,高山南不愧是名声优,配音就是好,把一种特有的母性的声音都给配出来了,让人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温暖。

庸懒的下午,琪琪无精打采,只知道自己的生意,但看琪琪的表情也很有趣。从庸懒到见到邻居打招呼的兴奋转变可谓之迅速。特别是琪琪在和漂亮的设计师
的女邻居打招呼时的眼神特别有神采,这让我想到了以前在上海电视台有一个《小鬼当家》的节目里曾有一期是让一个小女孩送一套婚纱给一位女士,本来这个小女
孩长得很普通,并不十分漂亮,站在人堆里都找不到,但东西送到后那位女士对这个小女孩说了很多夸奖的话,还说以后结婚她穿上婚纱一定会非常漂亮。这时候奇
迹出现了,小女孩的眼睛变得神采奕奕,顺间就变得非常漂亮,和刚才判若两人,很显然,这是在漂亮的夸奖下女性的生理机制所起的作用,应该说,这最多只有一
两分钟的时间,但变化这样快,看来女邻居的漂亮也会带动琪琪生理机制的变化,变得更漂亮,哈哈哈哈。

电话铃声的响起打乱了下午的宁静,这时候琪琪接了电话,但接电话的姿势居然是日本职业女性接电话的姿势,我想我说的应该没错,琪琪一个乡村女孩居然
会这个姿势,让人惊讶。蜻蜓来邀请琪琪了,但琪琪做出了不高兴的表情,但她心理想什么呢?她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琪琪斜了斜眼睛,晚会谁不想去?对于邀
请琪琪,蜻蜓并没有直接把邀请信拿出来,而是先买块饼干耍耍琪琪,很坏哦!琪琪当然想去参加晚会,而心不在焉得连货物上的地址都没看就问货物发往哪里。在
这里我一直有一个疑问,琪琪的对蜻蜓的态度倒底是怎样的?我前面说过,蜻蜓帮琪琪从警察手里逃出来后的强行打招呼琪琪其实不反感他,后来在路边的相遇琪琪
也只是不高兴而不理蜻蜓罢了,但现在琪琪为什么要去参加晚会呢?琪琪是怎么想的?她为什么会随便地想去参加一个并不熟的男孩的晚会呢?如果我是琪琪,可能
我会拒绝,唉,这只有宫崎骏自己知道了。

在老妇人的家里琪琪并没有因烤鱼没有做好而光收钱,而是尽量帮老妇人烤鱼,应该说琪琪还是蛮可爱的,懂得利益应该正当获取,虽然光收钱也不能算错,
但琪琪的做法还是体现了日本社会等价交换的原则。宫崎骏对琪琪擦火柴到点或再到熟练地把火柴扔进火堆这一段非常熟练流畅,宫崎骏在这一段肯定是下了一番工
夫的。我曾说过烤鱼不加盖子是不卫生的,因为报纸中含有大量的铅。有人说我这么强求毫无意义,我不这么认为,正规的电影必须对观众负责,电影《泰坦尼克
号》中的吸烟镜头已经让观众给骂死了,而且有研究发现暴力电影会让人有更多的攻击性。

走的时候老妇人是把钱紧紧塞到琪琪的手里面,如果大家常和老年人打交道就会发现,这是老年人对于有熟悉和对好感的人的一种特有的给钱方式。这里还有
个翻译问题,老妇人在琪琪说不用给这么多钱后老妇人说的是什么话,有好几个版本,有的是说“这是你应得的!”,另一个是“算是给你买糖吃!”,我真不知道
是该哭还是该笑,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老妇人说给琪琪买糖吃,估计琪琪能把烤鱼当场给扔了,因为这在中国有施舍的意味在里面。

至于开门的那个女孩,真是太不像话了,说话很冲,毕竟是外祖母的心意,她倒好,说什么不爱吃。如果我是那个女孩看到琪琪送来了外祖母亲手做的烤鱼一
定会开心死了。我还曾经想过是否把琪琪领进来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女孩子家衣服多得是(笑,典型的男性思维)。琪琪回家时正好碰到蜻蜓却为什么不去,而且连
个招呼都不打,一般人可能认为琪琪当时心情郁闷着呢,不想打招呼了,而且身体湿漉漉的怎么和男孩子打招呼呢?女孩的心理是捉摸不透的,经常看见男孩和女孩
约会,如果男孩失约最后肯定被骂死,如果女孩失约最后仅仅是以一个连女孩自己都认为微不足道的借口给打发了,后来蜻蜓在得知琪琪是因为送货而没有去的时候
仅仅一笑了之,毕竟琪琪也没有当面答应去参加晚会。当一个男人,有时真得比较郁闷,呵呵。

很多人可能会问,琪琪送货的这家是不是就是琪琪想要去参加晚会的这家呢?因为在后来琪琪在海边的遭遇证明蜻蜓是和那个晚会上的女孩是认识的,琪琪就算去参加晚会也应该会十分尴尬的。

琪琪被淋了一身雨,彻底病了,就开始说胡话了,可是在被苏诺太太问到蜻蜓想来开她时,琪琪又不糊涂了,说不想见。呵呵,苏诺太太在开玩笑呢,她怎么
可能让蜻蜓进来,在一个挂满内衣裤的房间里谈话会很尴尬的。原画集里说这个时候琪琪其实还是很想让蜻蜓来看自己的,我认为这是肯定的,在一个陌生的城镇里
生活如果能有一个知心的年龄相仿的朋友是非常必要的。在这里有一个奇怪的穿帮镜头即其他的时候琪琪的鞋子是朝向床的,但苏诺太太给琪琪送牛奶粥后鞋子朝向
外了,我原来认为是琪琪还保留着幼儿的心理爬着上床但苏诺太太帮忙调整的,但我后来想想不对,我可能被宫崎骏自身的光环给骗了,这很可能是一个穿帮镜头,
宫崎骏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鞋子朝向的变化。

宫崎骏通过衣服被晾出来的现象就简单明了地表现了琪琪已经病好了。同样,吉吉的咧嘴傻笑证明它不是单纯地站在那里的,而是有“目的”的。苏诺太太让
琪琪去送货是让琪琪去和蜻蜓说清楚,毕竟琪琪没有参加晚会又没有让他来看望自己,基本的礼节还是应该要的。宫崎骏在这里利用了方位落差来表现情境,吉吉是
下了一块砖头的落差和莉莉见面的,这表明吉吉是主动放下身段的。琪琪送货时也是往低处走的,通过包括向下的斜坡和台阶来表现庸懒的下午。同样在琪琪刚到这
个镇子时向上飞也表明了一种愉快和精神。

琪琪在给蜻蜓送货的路上经过一个上了锁的私人花园,我一开始总感觉到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后来才想起来,琪琪家所处乡村,大家的花园都是开放的,仅仅用篱笆简单的围起来,别人经过这里都能看见。但大城市又不同了,美丽只会留给自己欣赏,人心也会比乡村里的人更冷漠一些。

琪琪在刚坐上自行车的时候的表情应该是很丰富的,这一段只有六秒左右,但对于这种细致程度我怀疑宫崎骏很可能是让人坐上自行车并录下脸部的表情变
化,否则单凭想象很难会这么丰富的。还有就是蜻蜓在后座上加一块海绵,琪琪是女孩,女孩都是很娇嫩的,伤到哪里就不好了。我几年前看到这里还傻乎乎的想,
琪琪为什么不是侧身坐而是跨着做,现在想想也好笑,如果大家看身边的一些情侣们,女孩肯定都是在后面侧身坐,但一般的同性年轻人就会横跨着坐,如果是父母
骑车后面坐的是年幼的孩子,那么为了孩子的安全也是必须横跨着坐的。如果琪琪一开始就侧身就会很显得搞笑。

蜻蜓让琪琪坐自己的自行车,如果真出了事故,可能琪琪的爸爸妈妈要把蜻蜓给宰了,呵呵。琪琪在笑蜻蜓脸上脏的时候,笑得很纯,对于这一段笑声,很多
人都喜欢,听这种配音简直是一种享受。蜻蜓在刚整理眼镜的时候我才发现蜻蜓其实很像琪琪的爸爸,这是不是又是一个“幽默”呢?暗示他们以后会走到一起?毕
竟琪琪的妈妈在十三岁时来到乡村时是和现在琪琪的爸爸一起做邻居的,一直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在海边,两颗年轻的心碰到了一起,琪琪好像到现在才知道蜻蜓不是一个坏孩子,也许在第一次见面时琪琪对他就并没有什么坏感。

琪琪在吃红肠时我很邪恶的想到了西方的一句谚语“吃什么你就变什么”,琪琪正处在青春期,动物脂肪可以让琪琪变得更漂亮。

欧丝娜过来看望琪琪时和琪琪一起坐在床上的那一幕很有趣,琪琪是像个淑女一样坐在床上,而欧丝娜像个男孩一样是盘腿坐在床上的,很难想象如果琪琪也
是盘腿坐在床上会是一种怎样的景象。现在宫崎骏又和先前的琪琪是往下坡走而表现庸懒的下午一样,这里又用向上(吉吉上了房顶、汽车是往上坡开)来表现生活
的轻松愉快,我甚至怀疑宫崎骏哪里来这么多专业的知识,宫崎骏应该会有一个专门的什么都懂的智囊团吧?不过这里还有疑问就是欧丝娜是怎样知道吉吉是为了想
和莉莉约会而不跟琪琪和欧丝娜走的?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敏感?

欧丝娜给琪琪的那个水果味的泡泡糖我以前也吃过的,但仅仅吃过一回,很大的,泡泡糖的外形是西瓜,可惜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琪琪和欧丝娜在森林小屋里的对话我一直没能太懂,作为我个人的意见是琪琪应该懂得生活的随遇而安,不应强求,多懂得包容和体谅身边的人和事。

老妇人让琪琪去一躺她家,结果送给了琪琪一块大蛋糕,我当时也想请蛋糕店做这样一个一模一样的蛋糕,可囊中羞涩,终究做罢。

在琪琪跑赶往飞艇和试图救蜻蜓的这两段听高山南的配音则是全片最终的享受,两个字:精彩!

我听到很多人非常不喜欢这种好莱坞式的结尾,我也有同感,这让人有一种资金不够了就草草收尾的感觉。当然这也只是东方人的想法,在美国很多人都喜欢
这种结局,不同的文化造就了不同的观点。我估计如果宫崎骏没有设计琪琪会飞,那么很可能在美国没多少人会喜欢这部片子,我们东方人喜欢的是琪琪成长的点点
滴滴,欧洲人很可能是喜欢片中那种美好的生活。总之一句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另外我想说的就是琪琪在苏诺太太家住的小阁楼,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最初曾经想过琪琪为什么住的不是和苏诺太太一个楼里比如在苏诺太太房间的隔壁而是
单独住在另一个阁楼里,后来仔细想想应该有原因的。在这里我先说个小小的故事,我在小学时喜欢一个女生,白天想多了,晚上就做梦遇到她了,情节是这样的,
我邀请她来家里玩,玩的很开心,但很快就很晚了,于是我便欢喜地留她在家里过夜,我把她安排在大房间睡自己则去小房间睡。结果白天起来才发现她早在我起来
之前就已经起来了并和家里人说了一下就告辞了,我在梦中非常失落为什么她不和我说就走了呢?这个情形的梦竟然相同的做了好几次。我对这个梦感到最奇怪的是
我在梦中为什么不是对这个女生的走而失落而是对她的悄悄地走而失落。后来想想,也许是因为男性本身对拥有自尊的女性的一种不可控的一种原始焦虑。如果女生
等我起来后再走那么过于平常,但不告诉我就走是因为认为她不喜欢我怕伤害了我所以才悄悄地走?这种类似的梦女孩子是否也做过?我要说的是这种类似情节多次
出现在电视剧中,这很可能不是我一个人的稀有现象。那么说到这里再谈谈琪琪住的是单独的阁楼而不是和苏诺太太住一起就好理解了,因为宫崎骏认为琪琪只不过
是出来生活学习的,而不是专门来委身于谁的,琪琪本身是拥有独立自尊的,如果苏诺家只有一个房子而且琪琪的房间就在苏诺太太的房间的隔壁而且需要经过苏诺
太太的房间那么就不好了,后面的情节就不好编了,琪琪早上起来上厕所很可能就会直接撞上苏诺先生,这太尴尬了,而且拥有自尊的女生是洁身自好的,会拒绝不
怀好意的接近和自己关系不亲密的男性(指非亲属的男性)的。而住在独立的阁楼里就说明琪琪的人格自尊是完全独立的,不是通过牺牲自尊而住进来的。我这么说
可能有人会说我闲扯蛋,但这本身意义是十分重要的,弗洛伊德就证明人的本我是无道德地追求快乐的,但超我又是因为社会道德的羞耻感约束而把本我压抑住,所
以我们自己都不太在意本我了。有人可能真的会认为我说的太夸张,一个小小的阁楼就有这么多意义?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我们自己本身不在意罢了。再说的极端
一些,琪琪的本我是毫无自尊和人格的,这种力量是希望琪琪住进苏诺太太的房间而受到更好的照顾的,而超我又是认为这样是不道德的,是反自尊的,所以要单独
住在阁楼里,自我在这里起协调作用。我这么说可能不是特别准确,但心理学对于任何行业都是有价值的,这部电影也不例外。我前面也说过了在电子画集中琪琪住
的阁楼是有一架梯子通到底下的房间的,但后来却没有了,原因自然是为了避免给人造成一种苏诺先生可以通过梯子爬到琪琪的房间而给人造成的反感。琪琪的独立
楼阁和没有通向一楼的梯子正是电影中琪琪超我的独立人格的象征。我认为孩子在小时候更多的是交易型人格,换句话说那么小的孩子人生的经验还不行只能通过满
足成人的要求而得到生理和心理的满足,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格可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会受到教育而且自己的经验越来越多自己可以自主的事情越来越多就会有
独立性人格的出现即马斯洛的关于承认和尊敬的第四层次的欲求。人格则是后天培养的,狼孩是不会有人这样的“人格”的。琪琪住下后没有想到重新再找一个能接
纳自己的人家住,这也和琪琪没有太多的钱有关,而且也没有幻想直接使用苏诺太太家的电话而不自己花钱装电话,这都是独立人格的体现。我为什么对独立性人格
特别关注?我记得我小时候刚上小学时那个时候大家的父母都不富裕,我也一样,而做为一个男孩穿什么衣服就更不重要了,即使是破补丁的也照穿,那个时候我最
羡慕那些女孩子可以穿那么漂亮的衣服,那一定很花钱,那个时候便天真的认为女孩子都是生在富人家的,男孩都是生在穷人家的,以为男人天生就是为女性服务的
命,我便希望女性最好都变穷也转过来为男性服务,但即使到了小学毕业也没感觉到女孩子也有穷的,我认为所有的女孩子都生在富裕家庭,我就有了一些自卑(我
相信这种类似的自卑在每个人的童年都会遇到,可能并不一定表现为去势情节或阉割情节),在以后的几年中看到贫穷的女孩子甚至会有一些幸灾乐祸。说一个心理
阴暗面,当年刚看这部电影时曾生气,原因就是琪琪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找到愿意接受她的人家?为什么一开始送个猫玩具就能赚那么多钱?为什么宫崎骏不让蜻蜓
去看望生病的琪琪的尴尬表情?我估计这是宫崎骏在照顾女性细腻而又脆弱的心理吧。如果宫崎骏拍的是蜻蜓为主角那么他一定刚来这个小镇第一天就是在露天过
的、送玩具肯定丢了找不到了然后赔钱、琪琪不管蜻蜓愿不愿意就直接来看他。我们往往只能看见女孩的表面风光就像琪琪一开始那么顺利却不能看到琪琪失去魔法
背着别人背地里的失落。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人又会问我说了这么多废话那么我认为宫崎骏拍这么严肃而又高雅的电影为的是什么呢?借弗洛伊德的话回答就是“所有
的高层次的活动都是性欲的升华”(笑)。我也曾经说过我想写一部以琪琪这样的小女孩的人生日记,那个小说里面的“琪琪”可就没有这部电影中琪琪的人生顺
呢,写作的目的嘛,除了喜欢琪琪(性欲的升华)外还有一点就是齐藤勇先生[日本]在其书中说的没错还有一点小小的对女生的攻击报复欲在里面(笑)。

我再来说说本片的局限性。宫崎骏的作品一般是以电影的形式发布的,对于观众来说,色彩鲜艳的画面和故事的迭宕起伏很能让人有一种愉悦感。但电影作为
一种普通的媒体形式,一般只有一个半小时,多的不过四个小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想表现所有的东西是极其困难的。不过我个人认为宫崎骏为了把主要的中心思
想能在一个半小时表现出来而抛弃一些在一般人看来并不是太重要的情节,但恰恰是这些看似不重要的微小细节却往往起着重要作用。我曾质疑过蜻蜓为什么要撒谎
说有小偷,后来有人说我这么钻牛角尖没有意义,而我认为非常有意义,这恰恰就是电影不如小说的地方。电影需要交代蜻蜓是如何认识琪琪,如果把认识拖到琪琪
都已经住下来了那么太迟了,如果提早到琪琪刚来小镇上那么以什么样的形式见面呢?我是这么想的:如果琪琪和蜻蜓为了情节需要而在电影后面和好,那么之前一
定要有争执,如果要有争执那么以什么理由争执呢?那么就是蜻蜓不识相地要求要扫把而被拒绝,如果被拒绝那么一定需要是在琪琪不高兴的时候,什么会引起琪琪
的不高兴?那么就是琪琪随意飞行。这种顾前顾后的行为特别烦人,是电影的局限性。

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讲的是一个贵族聂赫留朵夫诱奸姑姑家后的养女卡秋莎后后良心发现开始赎罪的心理过程,这部小说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心理
“复活”的转变过程。后来这部小说被拍成了电影,但最后我看后却失望之极,发现就算请世界上最好的导演来拍也根本拍不好,电影根本无法拍出心理变化的全历
程,不管用什么侧面表现手段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做到,如果用旁白也是非常困难的,这就是电影的局限性。一位作家曾说过:“如果电影可以表现一切,那还要小说
干什么?”。是的,电影虽然走过了百年历程,从最早的黑白电影到彩色电影,从二维形式转向3D动画,电影无时不在变,但电影的精彩永远不可能超越小说的精
彩。

以《魔女宅急便》为例,电影就对原小说做了很大的改动,这是因为要顾及到很到因素,比如电影的时间限制、制作成本及情节限制等等。我当时刚看这部电
影的时候我就很奇怪,为什么琪琪的快递服务会进行得如此顺利?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其实琪琪在外地遇到了很多困难,为什么我还说会如此顺利?那么我要问为
什么琪琪会那么容易就找到地方住?为什么仅仅因为会飞就正好得到蜻蜓的欣赏?为什么结尾琪琪会那么容易和大家成为好朋友?如果这在现实社会中这几乎是不可
能的或者说是很难的,童话电影往往因为各种原因而变得理想化。试想一下,如果琪琪如果一开始并没有找到住房而在外面过了一天,那么下面的情节该怎样设置
呢?那么一个半小时将根本没有办法把琪琪的各种经历完全表现出来,这就是局限性。在这一点上宫崎骏不是没有察觉,而是根本没有办法,这在原画集中有讲过。
然而小说却不同,它可以不限制时间情节,可以充分地表达作者想说的任何事。宫崎骏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可能把这些全部在一个半小时里全部表达出来。

另外还有一种局限性,就是电影往往是一种直白的第一感官刺激,虽然看过了以后会觉得宫崎骏的电影是非常精彩的,但人们往往忽略了思考的重要性。看到
这里可能又有人要问我,宫崎骏的电影非常伟大,确实给了人很强的思考性,比如对于人生对于自然,在这一点上我不反对,而且我还非常赞同。科学家们常说看电
视会影响智力发育,就是因为第一感官刺激过多会影响大脑的正常思考。

我说这些并不是要攻击宫崎骏的电影层次不高,而是我对电影这一现代媒体形式做一种更深层次地思考。

附当年看过电影后所想过的问题:
琪琪的蝴蝶结是什么布料,是丝绸的吗?
蝴蝶结是如何打结的,蝴蝶结的两端是在头上面不系在一起还是在脑后系在一起?蝴蝶结系在脑后不会脱落吗?为什么不是系在下巴下面?
蝴蝶结是日本的女孩子的常见装饰物吗?
蝴蝶结对于女孩子的作用是生物进化出来的用来吸引男孩子的吗?
栅栏是被琪琪小时候调皮偷懒抄近路而弄坏的吗?
琪琪房间里的桌子和书架是否相隔太远?
房间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是否过大?
即使是女孩子,对于牙刷这类不能乱放的东西真的能容忍扔在地上吗?
独立的房子中如果一楼的房间太少而父母和孩子必须有一方要睡在一楼另一方要睡在二楼时,为什么孩子都是睡在楼上而父母睡在楼下?
女孩子藏零花钱藏在掩蔽的地方是否是一种普遍现象?
原著中连衣裙是黑色的,而影片中是深紫色的,这是因为黑色在电影中会看起来不让人舒服而改的吗?这种没有花式的连衣裙在日本是否很常见?
日本女孩子在小时候穿灯笼内裤(上下都有松紧带)是否很常见?
女孩子不穿袜子不会寒从脚起而生病吗?这么画是否合适?
为什么床上没有枕头和被子,仅仅是因为拿出去晒了吗?
为什么琪琪要走,但爸爸妈妈却不问她靠什么生存,这仅仅是为了剧情的需要吗?
琪琪去外地生存一年,那学习怎么办?休学一年还是以后就不上学了?
在下雨的时候为什么不和前辈魔女一起先去小镇子上去躲雨?
躲在货运列车里,这对于琪琪这种小女孩来说真的敢吗?真的不怕被发现而挨骂吗?
琪琪睡了一夜都不知道其实是睡在网上这现实吗?
琪琪真的会刚进列车就脱衣服睡觉,而不是谈谈话或兴奋地睡不着觉?在分镜集里有琪琪脱鞋的镜头,但为什么影片中却没有了,这是工作失误还是因为怕琪琪脱鞋子的动作太夸张不像是女孩子应有的动作而有意去掉的?
小镇人口太多,这真的能住下吗?
市中心的露天市场真的能存在吗,不会吃汽车的尾气吗?而且看不到一座过街天桥,这么画合适吗?
仅仅为了让琪琪逃脱而让蜻蜓说有小偷这么设置剧情合适吗?
琪琪不知道旅店贵吗?为什么还去住?
琪琪在广场看到警车立刻就走是因为真的怕警察来抓她还是看见警察嫌烦而走?
苏诺太太为什么出来送奶嘴不是刚出门就立刻往围墙那边走而是走到琪琪的另一边,这样合理吗?
那个忘了婴儿奶嘴的女士记性真的那么差还是该死的剧情需要?而且这个女士如何有力气把婴儿车搬下去?而且女士的回条的纸从哪里来?
当琪琪在经过苏诺先生时的脚步加快是因为女性本能中的对陌生男性的一种不信任吗?
我查过资料,孕妇喝咖啡会对胎儿造成影响,这么画不会造成不良影响吗?
琪琪睡在充满灰尘的房间里这么设置真的合适吗?螨虫不会咬琪琪吗?
在原画中琪琪的房间有一个梯子可以通到下面的房间,但在影片中却没有这个梯子,这么做是因为怕给人造成一种现实中苏诺先生可能会不怀好意趁没人的时候从下面的房间爬上去侵犯琪琪的感觉而造成女性观众的愤怒和不安吗?
造成琪琪上厕所的时候的害羞是因为穿着睡衣没穿内衣裤而害羞还是因为怕见到男性的苏诺先生而害羞?琪琪的睡衣里面是否穿内衣裤?这种现象是否在几十年前的日本女性中很常见?因为在早期欧洲的女性中这种现象很常见,普希金的诗中也有此记载。
琪琪的钱每一份都是不同的,她以什么样的方式分?是以不同的面值分还是以每天欲花的钱的多少来分?
琪琪在搬面包前洗手了吗?
苏诺先生几乎一直都不和琪琪说话,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突出苏诺太太和琪琪的友好关系还是认为如果男性的苏诺先生如果过多的关心琪琪而给人以动机不纯的感觉?
商店的门口为什么没有报警器?难道报警器只在中国才常见吗?
如果琪琪买了那个红皮鞋那么20年后皮鞋的命运怎样呢?会是琪琪的孩子翻出妈妈当年的红皮鞋玩而琪琪说都穿不下了并对孩子说鞋子脏死了扔了算了还是会说那是妈妈当年花了很久才舍得买的皮鞋现在看到好怀念当年的时光?
琪琪如果真把玩具给弄丢了,那么会赔吗?
琪琪送玩具的时候飞得高是因为兴奋还是怕被警察抓?
小镇应该不会太大,毕竟扫把飞得快,但小孩子的妈妈却说很迟了,这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因为送的是临近的另外一个小镇?
琪琪在摔到树上的时候的镜头为什么是特写?这和琪琪后来的多个有关内裤的特写镜头一样是否合适?为什么不避免这些镜头?
琪琪的这种连衣裙是否真的有口袋?
所有的油画家的房间都很乱吗?
那条老狗以什么来判定有人来?气味还是声响?
琪琪回家的时候苏诺先生的表情和动作总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有必要以这种方式来突出女性的苏诺太太对琪琪的关心而苏诺先生如果过多关心就会动机不纯?
琪琪是只要没有快递的时候就一定去守柜台吗?
是不是所有女性恋人坐在车后都是侧坐,如果跨坐就不雅观?
蜻蜓在看到琪琪不理他的时候买了一块饼干是否是想逗逗琪琪的意思?
琪琪为什么会想去参加晚会?她不是不喜欢蜻蜓的吗?
琪琪在接受那个胖男人的快递的时候如何确定一定能来及赶上和老妇人确定的到达时间?
琪琪快递的价钱是如何确定的,是自己定的价还是和苏诺太太商量的?
琪琪永远是穿那条连衣裙,这么设置合适吗?要知道女孩子最喜欢天天换不同的衣服的啊,就算再喜欢穿,这种热天气能穿几天,不会馊吗?而且蝴蝶结戴上几天应该全是头油必须拿下来洗才对。
琪琪在烧炉子的时候为什么不在台子上垫上报纸再踩上去?
食物不加盖就放进炉子里不怕有灰进去吗?而且长期用报纸点炉子,那么炉子里应该会有大量的铅,卫生吗?
琪琪吃惊的时候两只手有撑脸的动作,这是所有天真善良的女孩子特有的动作吗?
老年人对于给喜欢的人钱都是抓着别人的手给钱的吗?
琪琪送鱼的那家就是琪琪想去参加晚会的那家吗?
画面不太清楚,蜻蜓好象只等了十分钟,那么等十分钟就离开是否合适?
下大雨后的第二天地面就非常干,这合适吗?
生病时和之前时琪琪的鞋子一直是朝向床的,这和人的常理不符,而最让人不懂的是苏诺太太送奶粥的时候鞋子朝向外了,难道是苏诺太太重摆的?
苏诺太太说蜻蜓想来看琪琪的时候琪琪非常害羞,是因为自己躺在病床上而且到处挂着内衣裤而感到害羞吗?苏诺太太说蜻蜓想来看琪琪的时候本身是否有和琪琪开
玩笑的意思在里面?琪琪说自己可能会死,这是一种真的以为自己会死还是其实知道自己不会死但希望苏诺太太说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而给自己一种安心?
吉吉在墙上是故意想等莉莉的吗?因为在回答琪琪的时候笑的方式是龇牙咧嘴地笑,很可能是“动机不纯”。
苏诺太太要琪琪给蜻蜓送东西的时候有几个问题:苏诺太太是为了让琪琪给白等了很长时间的蜻蜓解释去的吗?送的是什么东西?是蜻蜓本来在那里订购的东西吗?还是别人想让琪琪送的东西,如果是别人想让琪琪送那么大家住的地方那么近为什么不自己送去呢?
海边的房子就在靠近海只有几米,不怕房子塌或被淹吗?
一般来说大多数女孩子爽约后是否都没有什么自责感?
琪琪真的没骑过自行车?不会又是剧情需要吧?
自行车本来没有后座,但蜻蜓加上了,我看了一下,我认为即使是熟练的人要加一个后座也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琪琪愿意等吗?蜻蜓在后座加上海绵是吉卜力里谁出的主意?目的是什么?琪琪为什么不是侧坐而是跨坐?
两个人坐那种根本没有安全性的车子如果真遇到车祸怎么办?如果琪琪没有死而是瘫痪了,那么后面的故事会怎样?
为什么两人在下落的时候不闭上眼睛?
为什么琪琪向前摔而蜻蜓向右摔?我曾经算过在这种速度和圆半径的情况下离心力是很大的两个人应该摔一边才对,那么摔在不同的地方是因为原画师心理潜在的认为摔一起不雅?还是我自己思想太复杂?=.=!!
琪琪的床上一直没有看到枕头和被子,不会又是拿出去晒了吧?
琪琪失去魔法后虽然还可以住在苏诺太太家,但钱怎么办?毕竟生活必需品还是要买的。
苏诺太太家栅栏外就是低地,如果遇到暴雨不会塌方吗?
琪琪和画家走时可以看见前景中有人吸烟的镜头,这合适吗?毕竟在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吸烟镜头已经让观众给骂死了。
住在郊外的画家小屋里做饭和上厕所怎么办?食物难道只吃商店里卖的直接可以吃的那种,而厕所在屋后搭一个很容易摔进粪坑的那种简易厕所?生活垃圾如何处理?厕所里的排泄物如何处理?
琪琪在抓住了蜻蜓的时候身体是横过来的,这里重力原理不符,那么这仅仅是为了突出魔法的神奇?
琪琪在救了蜻蜓后会去拿老妇人送给琪琪的蛋糕吗?
琪琪救了蜻蜓后会主动还扫把吗?如果还的话,那么那个男人以什么理由让琪琪保留那把扫把呢?
那么多人都站在房顶上看热闹,这可能吗?电影这么做影响不太好吧?
好莱坞式的大结局这么庸俗,是谁出的主意?
那么多纸片谁撕的?不会污染环境吗?
结尾曲中琪琪在柜台边和那个曾取笑过她的那个女孩交谈,为什么不是别的女孩,难道是因为选她就是因为她的装饰最少而以貌取人认为她品行是几个人中稍微比较好一点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film review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